fulao2官方网站

  擦完后,她拍拍温欧菲的肩膀说:“菲菲,你也让奶奶单独跟你妈妈说一会儿话好吗?”

  温欧菲疑惑的仰起头。

  心想:奶奶跟我妈妈都不认识有什么好说的。

  奶奶露出慈爱的笑容说:“我们冷家要了她的宝贝女儿做媳妇,总得给她一个交代啊。”

  温欧菲暗自瘪瘪嘴,心想再过5个月她就要离开冷家了,有什么好交代的。

  不过奶奶作为长辈已经这么要求了,她自然也要听。

  温欧菲点点头,走向奶奶刚才站的地方。

  冷老太太让陈品过去陪温欧菲,免得温欧菲会孤单害怕。

  陈品赶紧领命陪同。

  冷老太太伫立在坟墓前,先持着满满的歉意冲照片上的温妈妈鞠了三个躬,才发出苍老的声音说:“菲菲她妈,对不起,是我们冷家对不起你,是我老太太对不起你。当年要了你的命,如今又要了你的女儿。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怨我把你女儿接入冷家,把她带入危险中。是的,这一点是我老太太自私了。但是老太太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你女儿在冷家受半点委屈。一定护得她安全——”

  “菲菲——”突然陈品的一声惊叫打断了冷老夫人的话。

  冷老夫人全身一个冷战,猛的转身,看到温欧菲正瘫躺在地上。

   白衣圆点少女新装秀丽可人

  陈品正着急的伸手去抱她。

  冷老夫人迈着急切脚步往那边半跑去。

  冷老夫人跑到那边,陈品已经从地上把温欧菲抱起来了。

  “怎么回事?”冷老夫人严厉的质问。

  “不知道,我们两人站的好好的,菲菲突然在我身边晕倒了。”

  “快,赶紧先送进车里。”冷老夫人冷戾命令。

  同时眼睛扫过四周命令保镖队长:“让人把四周搜索一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和东西。”

  “是。”保镖应诺了一声,赶紧去照办。

  陈品也急急忙忙把温欧菲往车里送。

  “混蛋,你杀了我妈妈?是你杀了我妈妈?”温欧菲突然从陈品的怀里跳下来,拽住冷老夫人的衣襟怒声大骂。

  冷老夫人心里一阵恶寒,瞳孔一缩。

  仔细看温欧菲,虽然小脸怒气铮铮,却瞳孔涣散,就如上次梦魇时一样。

  该死的,她还是被那个人钻了空子?!

  这时,fulao2官方网站温欧菲继续发着疯。

  “你们冷家杀了我妈妈,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害了我没有妈妈,你们这些混蛋——”

  行为张牙舞爪,表情狰狞凶狠,完全没有了平时那温顺的样子。

  “姑姑,菲菲是不是中邪了?”陈品眼睛看看四周耸立着的各个墓牌。

  旁边的保镖们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心里慎得慌。

  他们的眼睛一直盯着少奶奶呢,也没有见有谁近身,怎么会突然晕倒呢。而且晕倒之后还说着胡话呢。

  “胡说!我老太太根本就不信鬼神之传说。”

  老太太一句气势磅礴的话一语定山河,震住了旁边这些保镖们那微微慌乱的心。

  凌晨中,10辆豪华轿车以箭的速度在往冷宅冲刺。

  那边,白一鸣也开车一路闯红灯的赶过来。

  半路两边人车对接。

  白一鸣赶紧的下车急步走向冷老太太的车。

  车门打开,看见被陈品紧紧抱住的、正在发狂的温欧菲,眼眸一沉,轻骂了一句:“该死的,他又对菲菲下手。”

  冷老夫人脸色铁黑,严肃的说:“先给菲菲吃两颗镇定剂,别让夜魅发现异常。”

  刚才冷老夫人在电话里已经跟白一鸣说了情况,白一鸣自然早就准备,他赶紧的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片镇定药,倒出两片送到温欧菲的嘴里。

  可温欧菲却不配合,发疯的打断了白一鸣手中的药。

  白一鸣只得像上次哄温欧菲一样,说那药是于丽娜给她的美容药,温欧菲才乖乖的接过咽下。

  折腾了二十几分钟的温欧菲总算是消停下来了。

  可车里的其他人却轻松不起来。

  几人心里都很清楚,接下来他们遇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冷夜魅今天会发病,发病后就需要温欧菲这枚药。

  现在温欧菲的情况根本不适合跟冷夜魅在一起。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来,醒来后会不会再说胡话。

  今天是冷夜魅的脆弱期,温欧菲的胡话很可能会导致冷夜魅病情加重。

  就算温欧菲醒来后恢复正常,睿智的冷夜魅也一定会追问温欧菲为什么会昏睡不起,一追问就问出温欧菲的妈妈来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情势很严峻!

  “老夫人,现在菲菲这样子,你看——”白一鸣开口问。

  “回冷宅!”冷老太太冷冽的下令。

  这个时候白一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妥当,所以也只能按照老太太的意思先回冷宅再说。

  10辆豪华车徐徐的开进冷宅。

  这个时候,时间正好是早上6点钟。

  离冷夜魅早起的时间还差一个小时。

  “先把菲菲抱到我的房间里。”冷老夫人看着昏睡在后座上的温欧菲命令着陈品。

  “还是我来抱吧。”白一鸣开口说。

  这里他最年轻力壮,自然他出劳力。

  冷老夫人点点头,白一鸣转身去抱起温欧菲,向主屋走去。

  刚进大厅,就见到冷夜魅正站在楼上的楼梯口,帝王般的君临天下之势,眼神漆黑如刀锋,暗芒锐利犹如冷箭,射向从门口进来的众人。

  外面进来的众人顿时全都一怔,身体全都坠入寒冷的冰窖。

  还是白一鸣年轻,脑袋好使,他赶紧开口解释:“冷老大,对不起,我家婆娘不懂事,半夜叫她的小闺蜜去茶室里嗨,结果不小心三人都被人下了迷药。”

  冷夜魅听说,立即脚步生风的冲下了楼,从白一鸣怀里抢过他的小老婆,冰渣掷地的命令:“刘彻,马上给我去查,到底谁敢动我的老婆。”

  “是,少爷,我这就去查。”刘彻虽然心里很明白,可还是很配合的赶紧得令跑了出去。

  旁边的人心里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当然也就松那么一点点的气。

  那颗心还是提着、揪着呢。

  几人此时都不知道,就算温欧菲醒来后,邪气还没有过的她——

  如果冷夜魅这个时候正好发病,这样的温欧菲还能给冷夜魅当药吗?

About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