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ff91cc短视频

() 初筝把人卖到派出所,简单的做完口供,从派出所出来。

她仰头看看天色。

完球了。

回不去了。

镇上到村里的就那么几趟车,错过就没有了。

初筝第二天才回村子。

她在村口遇上徐大伟。

徐大伟和人一起,似乎准备出村。

旁边的那人捅了捅徐大伟。

徐大伟却没什么表情,直接和初筝擦身而过。

那天分手之后,徐大伟就没找过她。

大概是面子上过不去,大男子主义作祟。

舞蹈学院清纯校花美女笑靥如花照片

“大伟,你们咋了?”徐大伟的同伴好奇的问他。

“分了。”

“为什么啊?”这才在一起多久?

“我怎么知道。”徐大伟道:“她突然就要和我分了。”

“……那你们之前进展到哪一步了?”

“能进展到哪一步,我们刚交往,小手都没拉一下。”徐大伟沉着脸说。

“……那可惜了。她可是这村里最漂亮的了。”

他们这些知青,当初还打赌,谁能追到她。

没想到最后被徐大伟拿下了。

“……”

徐大伟没说话。

同伴继续道:“说起来,你看见没,她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那什么的确良,还有之前不是说她骑了辆自行车回来吗?她变化咋这么大?”

徐大伟皱眉。

同伴不怀好意的猜测:“你说,不会是在镇上攀上什么大款了吧?”

这话被徐大伟听了进去。

想想最近她的行为,和那些东西,徐大伟觉得有几分道理,心底怒火滋生。

同时也懊悔,交往的时候,就应该把生米煮成熟饭。

初筝一晚上没回来,刚进门,就听张小萍和凌树瞎叭叭。

那话不是什么好话。

初筝推开门进去,里面的声音忽的一顿。

凌树和张小萍同时看向门口。

“大丫,昨天晚上你去哪儿?”

凌树出声问。

“镇上。”

“镇上?你住哪儿?”凌树追问。

张小萍在旁边翻白眼,明显不相信她是在镇上。

初筝不答话。

凌树:“你一个女孩子,夜不归宿算什么事?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怎么说你?”

初筝懒得搭理凌树,直接进屋把门关上。

张小萍尖细的声音透过门缝传进来:“这可不得了哦,有没有点女孩儿的样子,不知羞耻!”

凌树说了几句,不过声音很低,完被张小萍给压了过去。

初筝夜不归宿的事,不知怎么传到村里。

一时间有些不好的流言传出来。

初筝一出门就能看见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瞧她。

“你看她穿的……这凌树家哪有那么有钱,我看八成是真的。”

“什么真的?”

“就是……有人说,她在外面干那种事呢。”

“哪种事?”

“就那种事。”

“……”

八卦群众一阵抽气声。

“不会吧?”

“怎么不会?要不是这样,她哪儿来的这些东西,还有那自行车,凌树能买得起吗?”

初筝从这群人身边过去,讨论声顿时小了下来。

初筝突然停下,朝着她们走过去。

小姑娘面无表情,双手插在兜里,几个妇女竟然有些害怕,都往后退了退。

初筝直接往旁边的石磨上一坐。

那大马金刀的气势,吓得一群妇女鸦雀无声。

众人:“……”

初筝手搭在石墨边缘,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

“怎么不说了?说出来让我听听。”

如果是别人遇上这事,肯定得上来和她们理论,最后发展成为吵架。

她们这么多人,还怕吵不赢一个人?

可这……

上来坐在他们面前,让她们当着她的面说?

没遇见过这种操作,几个八卦同志都有点懵逼。

“走走走……”

有人开始撤退。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跟着撤,那速度,好像生怕初筝冲上去拉着她们似的。

“姐,你别管这些人,整天吃饱没事干,净说八卦。”

凌梅远远的看见初筝和那群妇女在一块,一溜烟的跑过来安慰初筝。

“什么?”

“就那些……”

初筝恍然:“跟我有什么关系。”

凌梅:“……”

她打量初筝好一会儿,见她神色镇定,好像真的不在乎似的。

凌梅也不再说了。

村里的流言传起来,就有些小流氓开始对初筝不安分起来。

有的人是言语上的冒犯,有的人却是趁机动手动脚的。

这种人一般最后都躺在地上叫姐姐。

后来不知道怎么,这群人就跟在初筝屁股后边,姐姐长姐姐短的开始叫。

初筝:“……”

我没收小弟的打算。

所以她又把人打一顿。

有的人大概就是……你越打我,我越喜欢。

初筝:“……”

我开启了吸引坏人的buff吗?

我是个好人啊!

自从他们跟着初筝,初筝在村子里的高度又往上升了升。

说什么的都有。

张小萍每天在家里骂街,凌树对初筝也是冷眉冷眼,摆着一副‘教育’的脸和她说话。

初筝压根不搭理他们,我行我素的。

“姐,姐……我跟你说件事。”

凌梅火急火燎的跑过来,瞧见初筝后边的不良村霸组合团体,脚步一顿,怕兮兮的站在远处。

姐最近怎么老和他们在一块?

“什么事。”

初筝朝着凌梅走过去。

凌梅这才上前:“姐,我刚才听见凌娇娇和人说,张小萍要把你嫁到隔壁村去。”

初筝没想到张小萍这次动作会这么快,还没到剧情时间,就准备把她给嫁了。

“嫁给谁?”

凌梅摇头:“我不知道……凌娇娇没说,不过我听她那语气……估计不是什么好人,姐,怎么办啊?”

张小萍这个后妈,能给她姐找什么好对象?

“我心里有数。”

初筝摸出一把糖给她,拍拍她肩膀,让她赶紧回去。

“哎,姐……”

初筝挥挥手,带着那几个不良村霸组合团体离开。

凌梅:“……”

凌梅低头看手里的糖,是水果糖和奶糖,这种东西,她也就在过年的时候能吃上一两颗。

初筝这出手就是一把?

凌梅往初筝离开的那边看去。

几个青年围着小姑娘打打闹闹,小姑娘双手插在兜里,走得嚣张又自信。

那么多人,她依然是最瞩目的存在。

这架势,让凌梅想起叔叔带她去看的电影,很像带着小弟出行的社会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