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下载app最新版

【 .】,精彩免费!

冬折这边也太好,各种妖魔鬼怪的袭击,时间越长,冬折心底的寒意就越深。

这不是普通恶灵能办成的事。

那个女生她还好吗?活着吗?

冬折忽然不敢深想下去。

得快点打破这个僵局。

否则……

冬折怎么说也是执法者,就算现在力量被压制,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

冬折从被困的地方出来,他依然还在医务室里。

初筝不见踪迹,不过医务室的门被破坏了。

冬折心头一跳,顺着痕迹找出去。

性感私房内衣

冬折在学校的喷泉处找到了初筝,喷泉四周全是倒在地上的学生,倒是没看见多少学,不知死活。

“初筝。”

冬折叫一声。

后者猛地转过身来,并厉喝一声:“别过来!”

冬折动作一顿,可惜已经晚了。

他脚下仿佛踩到了什么东西,接着眼前一暗,耳边只剩下鬼哭狼嚎的声音。

下一秒,黑暗消失,冬折从半空砸下来。

初筝大概是想接他,但是时间赶不及,所以手腕一转,改为拉他胳膊。

“谁让来的。”

冬折牵扯到了伤口,捂着伤口处问:“它在哪儿?”

“不知道。”初筝视线扫着四周,并提出建议:“不然去引诱一下?”

冬折:“……”

那玩意很多乱七八糟的能力,初筝抓不住它。

不过刚才冬折出现,初筝给了它一下重创,只要再找到它,弄死它不成问题。

冬折沉默几秒,问她:“有把握?”

“当然,我会保护好。”

女生语气明明很平静,可不知为什么,冬折从她微扬的下巴,看出了笃定的自信。

他当然不是说她能不能保护好自己。

而是问她能不能真的搞定那只恶灵。

“行,我一会儿把它引出来。”冬折顿一下,又道:“自己小心。”

见识过初筝的彪悍,冬折心底对她还是挺放心的。

她比自己想的确实要厉害很多。

冬折走到更空旷的地方,初筝没看清他做了什么,但是躲起来的恶灵已经有了动静。

空旷的广场吹来阴森森的风,带着黏稠的腥臭味。

“喵!”

凄厉的猫叫平地炸开。

一只黑猫凭空钻出来,朝着冬折那边扑过去。

眼看黑猫的爪子就要碰到冬折,突然停在半空,紧接着那只猫就消失在空里。

冬折听见了动静,但是并未回头。

他不知道为何,很信任背后的那个人。

这种地方,就算同是执法者,都不一定有这样的信任……

“喵!”

半空中,无数只猫犹如被倾倒出来,或落地,或踩着同伴的身体,跃起,露出锋利的爪子,扑向目标。

然而下一秒,最前面的猫就如沙一般,化在空气里,簌簌落地。

后面的猫似乎察觉到危险,同时停了下来。

下一秒这些猫掉头就跑,身形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

就在旁边的教学楼楼顶,巨大的恶灵站在那儿,它身躯庞大,可是下面的人却似乎瞧不见它。

此时猫儿回来,纷纷涌向听的胳膊,组成恶灵完成的手臂。

猫叫声此起彼伏,恶灵低吼一声,显得十分恼怒。

“藏在这里啊。”

恶灵猛地转身。

刚才还在下面的女生,不知何时站在天台边缘,气定神闲的看着它这边。

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初筝抬手,一根阴线缓缓出现在空气里,连接到了它身上。

初筝用手绕两圈,拽进阴线,用力往她那边一拽。

恶灵庞大的身躯瞬间显露出来。

初筝这才看清,这只巨大的恶灵没有脑袋,那里是个平台,站着个恶灵。

是那只恶灵在操控这只犹各种动物组成的玩意。

“果然有点难对付。”恶灵声音粗嘎。

“谁让来对付我?”

恶灵怪笑两声,突然发起攻击,无数的动物从他四肢奔涌出来,犹如潮涌一般,几乎可以将她淹没。

动物的嘶叫声,撕破了灰蒙蒙的天空,响彻整个校园。

冬折是站在下面,看着那个立在天台边缘的人被无数动物淹没。

那瞬间冬折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窒息感。

他想都没想,朝着那栋教学楼冲过去。

跨过无数楼梯,撞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

天光大盛。

刺目的光蔓延过来,将他吞噬。

冬折在那刺目的光芒里,隐约窥见一道模糊的影子。

身体比他大脑更先行动,朝着那道模糊的影子扑过去。

当他将那道影子扑倒的瞬间,耳边似有轰鸣声,仿佛什么东西炸开了。

接着整个世界陷入静谧中。

冬折再次醒过来是在医院,护士正给他换点滴,见他醒过来,护士脸色微红的看向他:“醒了,感觉怎么样呀?”

冬折脑袋有些昏沉,腰间还一阵一阵的泛疼。

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哪儿?”

“医院啊。”护士脸上更红了,含羞带怯的:“受了伤,不过已经给包扎过伤口,就是还不能乱动。”

医院?

他怎么会在医院?

冬折撑着身子坐起来,护士想要扶他,被他拒绝了。

护士一脸焦急:“别乱动呀!”

“和我一起的人呢?”

“没人和一起呀。”护士摇头:“就晕倒在我们医院外边。”

“可别乱动了,我去叫医生过来。”

护士小跑着离开病房。

冬折伸手拔掉吊针,走到窗户边往外看。

外面是中庭,有一个巨大的花园,里面不少穿着蓝白条纹的人在活动。

冬折视线被建筑上方的牌子吸引住目光。

——蓝川精神病院。

蓝川……

冬折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怎么会到这个死神空间了?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冬折只记得那刺得他睁不开眼的白光,以及他扑向初筝……

冬折坐回病床上,仔细回想当时的所有细节。

然而不管他怎么想,都无法记起来,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医生,快看看,他醒了。”护士带着一个医生进来。

冬折刚才拔了针,医生一进来就是一阵数落。

“医生,别这么凶嘛。”护士在旁边劝:“看他多可怜。”

医生大概是觉得无语:“好好看着他,别让他再乱折腾。”

护士一口答应下来:“好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