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短视频破解版

杜尘澜一见此人便知这是高手,一如上次被他斩断一臂的老人一般。

“不知阁下是何人!”杜尘澜调动全身内力,时刻准备着。

观此人虽老态龙钟,但步伐稳健,周身萦绕着一股外放的锐气。杜尘澜明白,对方也正是蓄势待发。

“哼!无名小卒,不足挂齿!倒是杜大人此等青年才俊,老夫也是第一次见,是不得不感叹自己已是日薄西山呐!”老者慢悠悠走到杜尘澜面前,在离杜尘澜五十步远之处站定。

“本官此次前来,是来捉拿反贼柳锦赟的。此人暗养私兵,想拥兵造反。且向朝廷瞒报每年矿收数目,伪造账簿等,只这两项罪名便能将他抄家灭族。奉圣上之命,要将其捉拿,押至京城处置。”

杜尘澜握紧了手中之箭,他没在老者手上看到任何武器,为防对方出其不意,他自然要全神贯注。

江湖上有不少擅用暗器者,杀人大多靠的不是自身功力,而是让人防不胜防的暗器。

“私兵?这?杜大人可有证据?我家老爷可是本分得很,怎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杜大人莫非因为我家老爷不同意改税,便想嫁祸于我家老爷,好向皇上交差吧?”

老者啧啧出声,嘴上颠倒黑白,随口污蔑。

杜尘澜看了看天色,这柳锦赟迟迟不出现,说不定已经逃离了府中。这些人府上大多都有密道,若是赶去了南城郊,说不定还有什么后招,那万煜铭对付起来就有些吃力了。

这老者一上来并不动手,这就说明他想拖延时间。杜尘澜刚才是为了师出有名,这会儿也不愿意与对方啰嗦。

他迅速将全身内力灌注剑身,当剑身发出嗡嗡剑鸣之时,对面的老者立刻从腰间抽出一根十三节鞭来。

春天的发生

杜尘澜双目一凝,只见对方迅速将十三节鞭挥舞起来,银光照射进杜尘澜的双眼,他才发现对方这十三节鞭的边缘竟然串了许多细小的柳叶刀。

鞭子中被灌注了内力,此刻的形状就如同一条长足大蜈蚣,然而鞭身却又灵巧多变,变幻莫测。杜尘澜若是与之交手,稍有不慎,顾及不到全身,便有可能被这鞭子给缠住,柳叶刀那细小的刀刃极易割破皮肉。

天六他们见状都神情凝重,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看出这老者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大人!”洗月担忧地喊了一声,就准备上前相助。

杜尘澜明白此人不好对付,天六在此人面前绝对毫无还手之力,上来也是送死,便立刻喝道:“闪一边去!”

杜尘澜眼神紧紧盯着对方的一招一式,刚准备以不变应万变,可对方却发现了他的意图。

十三节鞭如臂使指,老者已将这鞭子的招数练得出神入化,招式极其快速且犀利,角度也十分刁钻。

杜尘澜上蹿下跳,每次都险险躲过对方的攻击,似乎疲于奔命。

天六他们一边解决身边的护卫,一边担忧地看向杜尘澜一眼。只可惜这是两大高手对招,他们这样的功力凑上去就是找死。

杜尘澜根本看不清对方十三节鞭的招式,只觉得周身都被笼罩在内,强爆的内力包裹着刀尖,即便他躲过了攻击,但那刀尖上的森冷寒气依旧凌厉。

他的长剑在此处毫无用武之地,他不但要顾及自己不被柳叶刀所伤,还得顾及长剑不被十三节鞭给缠住,便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哈哈!我的十三节鞭专克你们的长剑,你们这些装腔作势的伪君子,有多少败在我这鞭子之下?小子,你死在我手上不跌份儿,我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夺命阎王。”

老者见杜尘澜接应不暇,便十分得意。虽内力消耗极快,但他看杜尘澜狼狈的模样,觉得用不了多久,就能将杜尘澜给拿下。

只是杜尘澜看着年纪轻轻,可内力却十分雄厚,他便是激上一激,让杜尘澜方寸大乱才好。

越是危急时刻,杜尘澜就越清醒。对于老者的讽刺和激将法,他并不理会。他灵机一动,自身后将绑着布条的物件横在胸前。

“嗡!”老者只觉得胸口震颤,似有龙鸣在耳边回响,让他气血翻涌,连手中的动作都停顿了一瞬。

他退后几步,定睛一看,才发现杜尘澜手上多了一柄长剑。

金色的剑柄被杜尘澜握在手中,被灌注内力的剑身泛着莹莹微光,老者是被那凌厉的剑气所吸引。

“这?这是尚方宝剑?”老者看着被扔在地上的剑鞘,龙纹上的龙首口中衔珠,龙身缠绕剑鞘,端得是贵气逼人。

杜尘澜没有理会,他是双手使剑。之前他从未尝试过,刚才不过是见老者双手舞动十三节鞭,才有了这样的灵感。

两柄剑都灌注内力,内力便消耗地极快,若是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老者,他就会更加被动。

没想到皇上竟然给了杜尘澜尚方宝剑,那杜尘澜就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老者神情也渐渐凝重起来,他方才是占了兵器上的便宜,他的长鞭是他花了十多年时间集齐的材料打制的,长鞭的功法还是偶然所得,但却是武林中先辈留下来的绝世秘籍。

他刚才压制杜尘澜可并非是内力所为,此刻杜尘澜似乎要双手使剑,且他看得出杜尘澜的功法并不差,他的优势便少了许多。

十三节鞭如离弦之箭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杜尘澜的面门袭去。

天六他们将那些护卫杀的杀,绑的绑,都解决之后便立于一旁。大人自从来了檀溪府之后,便连连遇上绝世高手,可见这江湖之大,高手如过江之鲫。

他们之前从未接触过这些人,不知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多武艺高强之人。看来大人所言极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呐!

天六他们神色紧张,看着杜尘澜生疏地拿着左手使剑,好歹破了之前被困的险境,不禁都松了口气。

他们应该相信大人,大人何时会做没把握的事?只是这老者着实厉害,竟然能与大人缠斗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