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社区官方网站

() 狭小有些异味的房间里,满脸皱纹,看上去年纪略大的妇人站在一张小床前。

她手里端着一碗饭,上面铺着青椒和肉丝。

妇人望着小床上的人,脸上隐隐有些担忧,但更多是畏惧……

最后妇人很是无奈的将那碗饭放在旁边脏旧的桌子上,一步一回头的离开房间,缓缓将门关上。

吱呀

关门声刺耳又难听。

直到那声音消失,床上躺着的人缓慢坐起来。

初筝扫一圈房间,这个房间很小,除了她躺的这张床,和一个简意布衣柜,就只剩下放着碗的桌子。

这位原主的故事总结一下,大概就是错位人生。

一次意外,原主受伤急需输血,发现和他们的血型都对不上,这才知道他们抱错孩子。

杜家夫妇找到当年医院,不过因为当时的条件,查了一年多,终于把他们的亲生骨肉找到,这件事他们一直瞒着原主,直到最后才告诉她这件事。

杜家夫妇要求换回孩子。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

当初抱错只是意外,两个孩子各自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

本来换回来,大家各过各的,也没什么。

但是原主和那个女生在同一个学校,那个女生以前在学校就是个女校霸的存在。

女生觉得是原主霸占她的人生,享受她父母的疼爱,享受本该她的一切。

于是在学校各种刁难她,令她出丑。

趁原主不注意的时候,拍她出丑的视频,传给学校的人看。

逼着原主给自己下跪等等……总之原主被整得特别惨,后来有一次,原主被他们带到废旧天台上羞辱。

天台年久失修,原主失足跌落,一命呜呼。

而那个女生却什么事都没有。

今天是原主被接回亲生父母家里的第二天。

原主养在杜家十多年,杜家自己开了家小公司,不算顶级富豪,却也是锦衣玉食,要什么有什么。

回到亲生父母这里,家里要什么没什么,昨天晚上还被蟑螂吓得一宿没合眼,这里的环境让原主都快崩溃了。

原主不知人间疾苦,从不知道,原来有人还可以穷成这个样子还是她的亲生父母。

原主今天一天没出房间,刚才那个妇人,就是原主的亲生母亲。

从回到这里,原主就没吃过东西。

初筝感觉到自己很饿……

她目光瞄向那碗饭,碗和筷子都是新。

昨天原主被接回来,原主的亲生父母立即给她做了一桌子菜。

本来看见这样环境的原主,发现装菜的碗筷都是脏兮兮的样子,更是崩溃,一口都没吃。

回到这个小房间,待到晚上……又被蟑螂折磨出一晚上的阴影。

原主这样的反应也算正常,好歹人家以前也是娇生惯养的小公主,落差突然这么大,谁都接受不了。

初筝把饭吃了,她拿着碗出去。

外面的空间也不大,比她那个屋子大不了多少。

屋子没人,估计是出门了。

原主的父亲腿脚不便,做不了重活,每天只能在外面擦皮鞋。

而母亲也没什么知识,只能打些零工,实在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就捡垃圾卖。

大部分的钱都用来供孩子上学,可惜对方总是埋怨他们没本事,让她住在这样的环境里。

初筝把碗拿进‘厨房’洗了,这厨房初筝觉得转身都困难。

初筝回到那个小屋子。

王八蛋发任务让她出去买日用品。

几万一条被单那种……

初筝:“……”

初筝觉得王八蛋简直是有病。

你问过人家被单的意愿吗?

小姐姐你想睡这样的环境吗?

你怎么不直接让我买房子。

小姐姐,咱们要因地制宜的败家,不能盲目败家。

初筝:“……”

呵呵!

初筝离开屋子,外面是一条走廊,旁边是一扇扇的门。

走廊上堆满各家各户的东西,显得十分杂乱拥挤。

水泥地面早就坑坑洼洼,墙上被人涂鸦,黑的黄的白的混合成一幅大作。

这是一栋筒子楼。

一层至少有十几户人家,一条走廊连接,笔直到底。

外面的所有建筑都透着一股灰败感,好在天空晴朗,环境虽然不太好,但也不显得压抑。

初筝下楼离开,外面坐着不少人,她出去,有人对着她指指点点。

“这就是颜家那个被换掉的丫头?”

“和咱们这里出来的丫头片子就是不一样,瞧这身衣服……”

“回到这里来,也不知道习惯不习惯。”

“人家那大房子里面住着,突然换到这里来,谁习惯?我看着丫头估计也待不长。”

这样的话,原主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听过一遍。

生活在底层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八卦别人家的事做生活调味剂,若是哪家出点事,半天就能传遍方圆十里。

初筝手往裤兜里插,结果摸半天没摸到兜。

初筝僵了下,自然的垂下去,在这群人的八卦目光下,气定神闲的离开。

先去买条有兜的裤子!

初筝拎着东西回来已经到吃完饭时间,整栋楼都飘散着各种各样的香味。

各家各户的门都开着,或做饭、或辅导孩子做作业、或洗衣服……本来就不宽敞的走廊,更显得拥挤。

初筝从走廊上过去,手上还拎着东西,艰难的越过那些重重障碍,终于走到原主父母家。

回个家好难啊。

门开着,初筝一进去就看见坐在角落的男人,他佝偻着腰,正抽着烟,满脸的愁容。

门口的光线一暗,男人抬起头来,下一瞬就局促起来,先手忙脚乱的灭掉烟,笨拙的起身:“你……你回来了?”

厨房的颜母听见声音,拿着锅铲直接出来,努力冲初筝挤出一个笑容:“回来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发现初筝不在房间,还以为她走了。

后来发现她书包还在,里面的学生证和身份证也在,这东西都没带走,他们觉得她应该是出去透透气。

初筝冷淡的道:“出去买点东西。”

颜父一瘸一拐的过来,接过初筝手里的东西:“你要什么,告诉爸……告诉我,我去给你买就行了。”

原主没有改口,他们说话都显得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