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最新版下载

泽兰见有灯笼越靠越近,再凑近一看,发现是五少爷,她连忙上前行礼。

“奴婢泽兰见过少爷!”泽兰屈膝福了福,随后打量了杜尘澜一眼。今日是进学第一日,她家少爷穿这身衣裳,看着更加贵气逼人了。

“泽兰姐姐,父亲和母亲可歇下了?”杜尘澜笑着问道。

“老爷和妇人还未歇下,老爷刚才就吩咐奴婢在外头等着少爷了。”泽兰边走边将一旁挂着的灯笼拿了过来,凑近了杜尘澜。

“少爷仔细脚下!”泽兰柔声在杜尘澜身边说道。

惜秋抬头看了泽兰一眼,以前泽兰对她家少爷可没这么上心过,哪里及现在这般尽心伺候了?

“是澜哥儿来了?”

“父亲!母亲!”杜尘澜连忙上前行礼,其实现下天色已晚,平日里这夫妻二人早就歇息了。

“嗯!”钱氏正坐在梳妆台前,由着金妈妈给她卸钗环。见杜尘澜进来,便随口应了一声。

“可是用过饭了?”杜淳枫打量了杜尘澜一眼,发现刚才的狼狈已经不见,此刻衣衫整洁,又是一名翩翩小公子了。

“儿子已经用过了!”杜尘澜在杜淳枫的示意下,坐在了一旁的圈椅上。

杜淳枫见杜尘澜坐姿端正,身板挺直,连一双小手都放得规规矩矩,不由觉得好笑。这孩子,规矩越来越严谨。小小年纪,没了孩童的天真烂漫,倒将年长者的老成稳重学了个十成十。

清纯鹅蛋脸美女

“今日你回来如此狼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叫人给抢了荷包?还有那车夫,为父问了洗月,他说那车夫是去了私塾的,只是没接着你就径自回府了,你和恒哥儿可是又起了冲突?”

“此事属实,儿子在回府的路上被一名偷儿给撞了,他抢了儿子的荷包。只是那荷包中没有银钱,倒也没吃亏。至于恒哥儿,他一直与儿子不对付,做出这事儿也算不得稀奇。儿子晚回府,倒是叫父亲和母亲担心了。只是今日若不将这事儿给闹大些,日后恒哥儿的小手段必然层出不穷!”

“儿子想将精力放在举业上,不想总是在提防恒哥儿。祖父只给儿子三年的时间,听说四哥读书很是上进,儿子更应该努力才是!”

“你小小年纪,能克己复礼已是难得。为父虽对你抱有很大期望,但也不希望你如牛负重。”杜淳枫不知该怎么劝慰,旁人家的孩子被爹娘管教,通常都是为了顽皮和不务正业。

然而孩子太过老成,也是一件令人操心的事。

“老爷!澜哥儿懂事是好事,如今咱们三房在府上是什么境遇,您也知道。若是澜哥儿日后有出息,总比待在这杜府看人脸色要强。”钱氏顿了顿,终究没有直言。

杜氏还未分家,大房就对其他两房如此嫌弃。老太爷和老太太年岁也不小了,孙辈们都渐渐长大。等他日两位老人驾鹤西去,杜氏便要分家。他们三房还是庶房,又能分得多少家业?

大哥和大嫂如此精明,恐怕手指缝里漏出来些都觉得心疼,恨不得叫他们净身出户才好,他们还能指望什么?

他们只有澜哥儿一个子嗣,日后还指着澜哥儿养老送宗,自然要对澜哥儿严厉些。

“我哪里不知?只是澜哥儿还是个孩子,咱们大人的难处,不要总往孩子身上招揽,总得等他大些吧?”

杜淳枫叹了一声,他一个顶梁柱尚且没法子,总不能将重任压在澜哥儿身上的,起码现在还不能。其实对于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嗣子,杜淳枫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之前澜哥儿不肯与他亲密,他还为此伤心了好久。

一年多了,他的心也渐渐冷了。如今澜哥儿好不容易接纳他,他自然也就热了心。

“儿子晓得,必然不敢叫父亲和母亲失望的。”杜尘澜能感受到杜淳枫对他真诚的关心,心里有些暖呼呼的。

“老爷、太太!少爷院子里的惜春来了,说是孙少爷跑进了少爷的院子。正在少爷院子里大发脾气,摔了不少东西。”泽兰突然掀了帘子进来,看了杜尘澜一眼,随后禀报道。

杜淳枫闻言眉头差点打成了死结,“这个恒哥儿,怎地性子这般蛮横?澜哥儿好好的,也没惹他,怎又拿澜哥儿出气?”

原本他还想叫澜哥儿避着点,那孩子被惯坏了,免得两人见了总要起冲突。没想到澜哥儿此刻还在他们正房,恒哥儿又开始挑事儿了。

杜尘澜倒是想起了之前在杜高鹤书房提起之事,想必杜高鹤已经派人知会过杜玉恒了。

“之前在祖父处,祖父同意让儿子早上与恒哥儿一起读书,好相互有个照应。恒哥儿怕是知道了这事儿,有些不高兴。”

“这事儿是你祖父提的?”杜淳枫有些错愕,父亲会如此提议?

“是儿子提的,夫子言,闻鸡鸣而起,正是头脑清醒的时刻,应该养成晨读的习惯!正好恒哥儿与儿子住得近,咱们二人还能一起探讨学问,岂不美哉?”

杜尘澜笑了笑,他听说杜玉恒往常都是卯时末才起,拖拖拉拉过了辰时才到私塾。反正夫子是他外祖父,迟到了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

从明日起,换成卯时初三刻起,他倒要看看杜玉恒能坚持到几日。杜高鹤的话,杜府之人不敢不听。若是杜玉恒敢阳奉阴违,那正好叫杜高鹤厌弃了他。

“你与恒哥儿一同探讨学问?”杜淳枫有些发懵,澜哥儿与恒哥儿不是一向水火不容吗?

“你祖父叫你过去,所为何事?”钱氏突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她从梳妆台前站了起来,向着杜淳枫走去。

“问了儿子进学之事,另外还问儿子可还记得没进府之前的过往。可儿子大病痊愈之后,对之前的事记忆有些模糊,祖父没问几句便叫儿子回来了。”

杜淳枫闻言立刻握紧了拢在袖中的双拳,“你祖父问了些什么?你是怎么答的?”

杜尘澜仔细看了一眼杜淳枫的面色,父亲看起来很紧张?

“倒也没问什么,只是问以前家中在何处谋生,以何谋生。儿子说不记得,祖父就没再问了。”

“啊!只问了这些?”杜淳枫暗暗送了口气,随后给自己倒了碗茶,变得有些心不在焉起来。